舞者之歌

意林 日期:2018-12-22

走在伦敦的大街上,我们身无分文,举目无亲,也不知道夜间将栖身何处。我们尝试过两三家旅馆,但他们全都态度强硬地要求我们预先付款,因为我们没有行李做抵押。最后,我们不得不流落到格林公园的一张长椅上,但就算这样,还有一个身材硕大的警察出现了,要我们离开。

我们就这样过了三天三夜,仅以廉价的小面包糊口果腹,白天都在大英博物馆度过。

但到了第四天清晨时,我决心要改变这一处境。我径直走进了伦敦一家一流的宾馆,告诉睡眼惺忪的夜班服务生,我们刚刚乘夜班火车到达,行李将会从利物浦运来,我要他先给我们安排房间,并为我们订好早餐,送到房间里,早餐要有咖啡、荞麦饼以及其他美国佳肴。

整整一天我们都睡在舒适豪华的大床上。时不时地我还给服务员打电话,大发牢骚,抱怨我们的行李怎么还没到。我说:“没有衣服换,我们怎么出去啊?”那天夜里,我们就在房间里用餐。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和来时一样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只是这次并没有叫醒夜班服务员。

我们精神抖擞地走在伦敦的大街上,再一次准备好面对这个世界。那天上午,我注意到小路上有一张报纸。我捡起报纸,目光落到了其中的一段文字上,说是有一位女士在伦敦格罗夫纳广场买了一座房子,正在大宴宾客。我突然有了一个灵感,“在这里等着我。”我对他们说。

我刚好赶在午饭前独自找到了格罗夫纳广场,那位女士正好在家。她热情地接待了我,我告诉她我已来到伦敦,在上流社交圈中跳舞。“这正是我周五的晚宴聚会所需要的啊,”她说,“你可否在宴会之后给我们表演一下呢?”

我同意了,并巧妙地暗示她需要预付一点订金,以敲定我们的约定。她非常仁慈大度,立刻给我开了一张十英镑的支票。

雷蒙德说:“我们必须用这笔钱租个工作室,先预付一个月的房租,我们再也不能受那些低贱、粗俗的出租婆的侮辱了。”

我们到处找工作室,最后在离切尔西的国王路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小间,在支付了工作室的租金之后,我们用剩下的钱买了些罐头食品,以备将来不时之需。我又在自由百货买了几码薄纱。周五晚上,我身披薄纱出现在那位夫人家的晚会上。我跳的是内文的《纳西瑟斯》,当时瘦弱的我舞出了那个迷恋自己水中倒影的清瘦少年。我还跳了内文的《奥菲莉娅》,期间听到有人低声说:“这孩子那一脸悲伤的神情是哪里来的?”

妈妈为我伴奏;伊丽莎白朗读了忒奥克里托斯的几首诗;雷蒙德则就舞蹈的主题及其对未来人类心理可能产生的影响作了一番简评。表演非常成功,女主人也非常高兴。

这是一个典型的受过良好教育的英国人的集会,所以没有人说我穿着凉鞋、光着脚、披着透明的薄纱跳舞,尽管几年以后这种简单奇特的风格在德国的休闲聚会上大受欢迎。

从那晚起,我收到了许多邀请,在许多社会名流的家里跳舞。我常常今天还在给皇亲国戚跳舞,第二天却连吃的都没有。因为他们有时会给我报酬,但更多的时候是不给的。但我们还是宁愿少吃饭,以省下钱来买体面的衣服,好光鲜亮丽地出现在人前。

我们给工作室添置了几张简易的小床,又租了一架钢琴。每天,我们还是要在大英博物馆的图书馆里待上几个小时,午餐就在那里的小吃店里买个一便士的面包和一杯牛奶咖啡。

我们痴痴地迷恋着伦敦的美。虽然我们总是入不敷出,但这却是一段令人心境平和的美好时光。

/yilin/41894.html

被误读的仓央嘉措

微博素养教材

社交网络用户眼中的自己与对方

味之腊

青春,来得及

让失恋成为你的“勋章”

“点名时间”,为你的梦想买单

我的藏獒秀巴

最高明的魔术师

胡雪岩“烧冷灶”名利双收

最新文章阅读

  • 不要把自己看作是打酱油的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只是个打工的。 “关我什么事,我是出来打酱油的!”是2008年新的网络流行语。 据说,关于这句话最早的出处是前段时间广...

    读者文摘2020-1-20
  • “海马爸爸”

    家里只有两个单身汉,我和儿子。每天早上,我先把儿子送到学校,再去公司上班。他总是站在校门口,冲我高高地挥起小手,“海马爸爸,再见!”...

    青年文摘2020-1-20
  • 要命的嫉妒

    我认为嫉妒是大大地受着童年的不幸鼓动的。 一个孩子发觉人家在他面前偏爱他的兄弟姐妹,就养成了嫉妒的习惯。 等他进入社会时,他便搜寻那侵害他的不公...

    读者文摘2020-1-20
  • 积极向上的座右铭

    积极向上的座右铭: 自然界没有风风雨雨,大地就不会春华秋实。 只会幻想而不行动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收获果实时的喜悦。 拒绝严峻的冶炼,矿石并不比被...

    座右铭2020-1-20
  • 最烂和最佳

    我的九卅娱乐10年玩家信誉之初,属于我的那个时代,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就是我最初的构成。 教科书里写的每一种品德,耳朵里听到的每一种训诫,电视里播放的每一种规矩,...

    读者文摘2020-1-20
  • 让生命创造奇迹

    2013年1月28日,发行最新专辑《激情》后,风靡全球的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安德烈·波切利随即展开世界巡回演唱会。4月30日,他带着全套班底来到中国...

    意林2020-1-20
  • 陈垣斥“远东”

    吾蜀有安仁镇,以刘文彩庄园闻名。1951年春,我20岁,做党报的见习记者,跟随《吕梁英雄传》作者之一的西戎,采访此镇。一日街上遇见轿车多辆,载京中民...

    读者文摘2020-1-20
  • 少一点的境界

    “逸夫楼”遍布全国各地,成为无论莘莘学子还是平民百姓眼中一道道亮丽醒目的风景线。但细心的人却发现,“逸夫楼”的“逸&rdq...

    读者文摘2020-1-20
  • 不会做饭的一代

    越来越多的80后甚至90后开始成家立业,独立生活。但一个普遍的现象是,他们都不大会做饭。 没孩子时,下馆子回家,可以凑合。可有了孩子,做饭便开始成为...

  • 特克斯的眼睛

    埃里克•西尔觉得,这只卧在他脚旁瘦骨嶙峋的小狗也许只有五周大。这只杂种母狗半夜被人扔在西尔夫妇家前门口。 “不要说了,”埃里克对他...

    意林2020-1-20
  • 尊重每一个生命

    一 晚上,埋头趴在电脑前查找资料,突然屏幕上弹出一个新闻窗。瞟一眼,不相信,点开来看,是真的:杨绛先生走了,105岁高龄。 不知怎么,我的眼睛湿润了...

    读者文摘2020-1-20
  • 为什么从松树里能取出松香?

    松香是以松脂为原料制成的。松树的根、茎和叶子里面,有许多松脂道,它们是由一层特殊的生理分泌细胞构成的。分泌细胞能够制造松脂,并不断送到管道里贮...

  • 九卅娱乐10年玩家信誉有多少机会被错过

    上世纪70年代初,回祖籍老家,那时爷爷还健在,我在他老屋厅堂的条桌上看见一个半米高的瓷花瓶,看着爱惜,就常抚弄一下。爷爷见状爽快地说:要是喜欢就...

  • 可怕的恶性竞争

    刘震云的小说《新兵连》中,新兵们都希望能当上“骨干”,这是个人进步的第一站,所以人人都盯着“骨干”。可连里规定,一个班只能...

    读者文摘2020-1-20
  • 我从来不信这世间会无路可走

    它是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气息的衬衫。它支撑着我们日复一日的梦想,让如此平凡甚至平庸的我们,升到朴素生活的上空,飞向一种更辉煌和壮丽...

    意林2020-1-20
  • 《红字》观后感150字

    《红字》观后感 惊悚爱情电影,讲述原本生活平静的警官因为一桩凶杀案的发生而牵扯出的他与三个女人之间纠葛的故事。李恩珠或许入戏太深,在05年患严重...

    观后感202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