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涎香和沉香

青年文摘 日期:2020-6-17

接触了几个喜欢香和焚香的朋友,在他们看来焚香不单单是信仰的需要,还关乎生活和心灵;我也知道有的朋友所用的香都是很贵的,他们的小香炉也不是一般的器物,焚香对于他们来说是生活富足悠闲之后的一种至美享受。

而我还在忙于生计,还没有足够闲适的心境,平时几乎不焚香,只有逢年过节方才点上几炷香,其实是一种简单的祈福仪式。所以我只熟悉普通的线香,对名贵的香了解不多,当朋友跟我谈起龙涎香和沉香之类的好香时,真的很惊异。

朋友讲,在动物类的好香中,龙涎香是代表,而在植物类的好香中,沉香则是代表。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家之言,听了朋友的介绍,我大开眼界,最感兴趣的却是两者的形成过程,简直有种历久弥香的意味。

第一次听到“龙涎香”,虽然我并不相信龙的存在,可是还会不由自主地朝龙这种神秘图腾身上靠,难道这种香真的是龙的口涎吗?朋友说我这样认为并不可笑,因为在很长时间人们都不知道龙涎香的形成之谜,后来海洋生物学家们经过反复研究,才知道它来自海洋动物抹香鲸的体内,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它居然还是抹香鲸的排泄物。原来,抹香鲸最喜欢吃章鱼类的动物,然而这类动物长有坚硬到难以消化的“角喙”,如果直接排泄出来,势必伤害肠道。抹香鲸自然不肯放弃这种美食,经过长期进化,它不但可以鲸吞它们,而且自己的胆囊能够分泌出大量胆固醇,进入胃中将“角喙”团团裹住,再通过肠道排泄出去。这种排泄物非但没有任何香气,反而奇臭无比,令人窒息,接下来就是它在痛苦、孤独、坎坷和忘却中艰难修炼的漫长过程:它要不断经受海浪的冲刷颠簸,遭受烈日的曝晒考验,承受空气的催化提携,当初的腥臭味终于慢慢变淡,然后暗香浮动,渐渐趋于浓烈、丰富和奇异,颜色也由黑色变成灰色、浅灰色,最后成为洁净高雅的白色,令人向往的龙涎香由此形成,可谓华丽转身,终成正果当然,越洁白的龙涎香越有价值,但是它要比其他龙涎香经历更多更长的苦难和沧桑,甚至长达一个多世纪,只有将所有的杂质一点一点地从体内割裂、脱离出来,它方才能够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名贵的东西原来真有它名贵的道理,幸亏我没有在懵懂无知的情况下焚燃过龙涎香,否则就是暴殄天物了吧。龙涎香的香气如此来之不易,而我只需轻轻一点,它就会很快化成灰烬,这是多么令人痛惜啊,所以现在看到朋友焚香时那么虔诚、那么珍惜、那么静心,我就会全然理解了。

那么,沉香是怎么形成的呢?它是不是跟檀香一样,是一种树木?

朋友回答我说,很多人都误认为沉香是一种树木,其实它不是,不过它跟树木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它离不开树木。

如果说龙涎香的形成对于自己最初的来源抹香鲸来说并不痛苦,痛苦的只是自己,而沉香则直接来自树木的伤痛,它自己就是痛苦的化身。具体说,当香树受到了伤害,便会分泌一种油脂,用来平复自己的创伤。让香树想不到的是,无数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也趁机侵入它的伤口。很多年之后,香树的伤口慢慢凝结出了沉香,其中有自己最初的血泪,也有后来的“落井下石”者。携带着痛苦的结晶,也许还被人误认为是畸形怪物,香树又坚强地生存了很多年,可能是一百年,甚至一千年,它终于告别了这个世界,倒伏在泥土里,或者水流里,即便它的整个躯干都渐渐腐坏,散成碎屑,它留下的伤痕也不会腐烂变质,反而团聚成结结实实的块状物,犹如人体内的“结石”,很难用药物化解这种痛苦的产物。经历过生死考验和时光筛选的沉香,坚硬而芳香,有些比重比较大些,丢在水里竟会下沉,因此人们美其名曰“沉香”。

当然,也有很多沉香并不沉水,同样具有一种淡然优雅、可以温润心灵的奇异之香。因此,是否沉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涉过痛苦之海的沉香具有什么样的香气,如果它的香气越纯粹越好闻,那么它就越有生命力越有价值,香气才是一块沉香的不朽的香魂。

听了沉香的故事,我套用了泰戈尔的一句诗: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香。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沉吟无语了。

朋友说我说得很对,然后又告诉我说:由于香树的日益减少和生态环境的日益破坏,沉香已经成为愈来愈稀缺的珍贵物产,据说越南将沉香定为国宝,开始禁止出口,也许到一定时候,喜爱香的人只能在心头点燃一炷无烟之香吧。

/qnwz/38127.html

蝴蝶心,沧海梦

雷瑞在行动

针尖上的蜂蜜

[成长] 寻找梦想的行动派

“楚河汉界”指的是什么地方

泥泞的意义

以真换假的于右任

徐悲鸿主动带新生

记住客户的名字

米缸里的苹果

最新文章阅读

  • 冷冻成固体的冰为什么还会浮在水面?

    先提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样的东西能浮在水面上呢? 一般是木头一类轻的物体浮在水面。 那么请问,所谓轻的物体是和什么相比较,来判定它的轻重呢?木头再轻...

  • 给女儿:爱的六条家规

    1。爱情绝对存在 这道理可以用一万句话来当作证据。但是最简洁的方法是:视为公理。就像“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圆周为360度”一样...

    意林2020-6-17
  • 美食居闹鬼

    天香美食居最近出了一桩怪事:有个叫王泽的顾客每周六都来预订一间包厢,问他几个人吃饭,王泽总是说五个,可到时候来的却只有他一人。 虽然只一个人,但...

    故事会2020-6-17
  • 无师自通急救术

    年底临近,余雷从外面打工回来,他想到老同学牛卓,两人一年不见了,不知道对方过得怎么样。 这天,余雷特意抽出时间,来到老同学牛卓家楼下,拍了拍门,...

    故事会2020-6-17
  • 刺激游戏

    周末,天气不错,周星星约了几个朋友去市郊的红山公园游玩。 在路上,周星星拍着胸脯向朋友们保证:“这次,我肯定让大家玩得刺激。” 听他这...

    故事会2020-6-17
  • 龙涎香和沉香

    接触了几个喜欢香和焚香的朋友,在他们看来焚香不单单是信仰的需要,还关乎生活和心灵;我也知道有的朋友所用的香都是很贵的,他们的小香炉也不是一般的...

    青年文摘2020-6-17
  • 守护一脸笑容

    古河是个穷孩子,小时候帮人做豆腐。 古河是个认真的孩子,做事总是尽心尽力,又总是充满信心,所以做得事情也很多。主人什么时候看到他,他都是一副信心...

  • 给我一点安全感

    全世界最年轻的“房奴”在中国 近年来关于中国经济最大的话题之一,是如何摆脱对出口的依赖、降低出口在增长中所占比例,依靠以政府主导的投资...

    读者文摘2020-6-17
  • “斜”的智慧

    宋仁宗时期,朝廷准备在京师汴梁(开封)东北一座烧毁木塔的原址上修建一座琉璃面砖瓦式开宝寺塔,当时擅长建筑宝塔和楼阁的著名建筑师,有“宋朝开...

    意林2020-6-17
  • 衣服上沾了铁锈怎么办

    1.用10%的柠檬酸溶液或10%的草酸溶液将沾污,处润湿,然后泡入浓盐水中,次日洗涤漂净。 2.用15%的醋酸溶液(15%的酒石酸溶液亦可)揩拭污渍,或者将沾污部...

  • 人在硅谷

    大女儿蕾住在硅谷的库柏蒂诺,从家里出发步行大约10来分钟,就到了苹果电脑总部。我这么一说,也许你会以为这里的环境很嘈杂,因为苹果乃赫赫有名的世界...

    读者文摘2020-6-16
  • 德国有一半人走路上下班

    近年来,德国涌现出越来越多的“走班族”。这些人不乘坐任何交通工具,每天早上提前出来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步行上班。 在德国慕尼黑宝马集团...

    读者文摘2020-6-16
  • 兵行诡道看小米

    2011年销售额5亿元;2012年,销售额达到126亿元;2013年销售额达到316亿元;2014年小米的市值飙升到150亿美元。短短三年时间,小米是如何做到快速增长的...

    意林2020-6-16
  • 撕日历的日子

    又是年终的日子了,我写字台上的台历一侧高高隆起,而另一侧却薄如蝉翼,再轻轻翻几下,365天就在生活中沉沉谢幕了。 厚厚的那一侧是已逝的时光,由于有...

    青年文摘2020-6-16
  • 二手时代好疯狂

    这是个信息交流异常疯狂的年代,二手交易也蓬勃发展起来,二手房、二手车、二手电脑、二手书籍,甚至还有二手宠物、二手牌照、二手游戏账号、二 手预订席...

    故事会2020-6-16
  • 什么是公平

    每年到了十二月中旬,美国高中都会弥漫不安的气氛。尤其那些毕业班前几名的学生,每个人申请名校,都会在这时候得到“答案”。被录取的固然欢...

    读者文摘2020-6-16